參考消息網7月16日報道 韓國《東亞日報》網站7月16日發表題為《電視劇熱潮掀起全球“殺手文化”,奧巴馬也是忠實粉絲》的報道稱,《權力的游戲》是一部中世紀史詩奇幻題材的7個系列美國電視劇,以美國作家喬治•R•R•馬丁(66歲)的奇幻小說巨作《冰與火之歌》系列為基礎改編創作,憑藉“殺手文化”風靡全球。
  報道稱,故事背景是一個虛構的世界,以“維斯特洛”為舞臺,來自7個國家的國王和貴族們為了掌握統治大陸的“聯盟統治權”展開激烈的戰爭和權利角逐。在內戰中失去生命的國王之女,培育了一條龍為其報仇。直到目前,在美國發行的該系列電視劇一共有5季,其中最新系列第五季劇名為《與龍共舞》。
  系列叢書雖然也受到了廣泛的歡迎和好評,但直到2011年4月由美國HBO電視網製作推出電視劇之後,才開始掀起全球性的粉絲狂潮。海外媒體評選的2012年最狂熱的粉絲文化中,與歌手Lady GaGa、Justin Bieber一同入選的正是《權力的游戲》,囊括了當年的金球獎、艾美獎等各種獎項。該劇每年以系列劇的形式播出,目前已經發行到第四季的《冰雨的風暴》,是根據小說的第三季改編。近期還發行了游戲版《權利的游戲》。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權力的游戲海報(圖片來自網絡)
  文學評論家們稱,《權利的游戲》中可以看到《指環王》中看不到的權利決鬥和人類欲望,不僅迷倒了科幻迷,連四五十歲的觀眾也被這部電視劇迷倒成了狂熱粉絲。據悉,美國總統奧巴馬也是這部電視劇的忠實粉絲。
  在韓國,自從有線電視臺引進播出之後,《權利的游戲》開始風靡,目前正在播出第四季。那些一部分無法等待時間差的狂熱粉絲們,美國每次推出新一季的時候,甚至都會及時的加上字幕,再上傳到非法網站上共享。
  【延伸閱讀】
  英國女王探班《權力的游戲》
  2014-06-25 08:29:49
  【延伸閱讀】
  紙牌屋:流血的勝利
  2013-03-21 09:04:52
  
  《紙牌屋》海報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國際先驅導報》文章
  有人說,華盛頓是個極其無聊的城市,因為這裡除了白宮,一無所有。但華盛頓又是如此充滿吸引力的地方,因為這裡是很多人崇尚最高權力的棲息地——既是彰顯美國民主制度的直觀實例,也是政治批判者眼中“波多馬克河畔索多瑪”的所在地。作為首都,華盛頓也向全世界的政治文學輸出著靈感,以《白宮風雲》為代表的一批美國政治劇曾在2000年風靡一時。它們塑造了華府政治生態,也奠定了此類劇的“必備要素”:有血有肉的政客、難以協調的利益關係、立足當下的爭議問題。然而最近幾年,政治劇在美國有式微之感。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之際播出的《政壇野獸》,雖然影射了希拉里與奧巴馬很有噱頭,但並未得到業界好評,HBO的《新聞編輯室》更是曇花一現之後便陷入平庸,而《總統一家》無論如何都像是掛著政治旗號販賣家庭故事的溫情喜劇。也因此,這個當口,《紙牌屋》的出現幾乎是一次拯救。
  正如海報上那隻流著血的V字手一樣,《紙牌屋》同樣是以華盛頓那所白房子為背景所展開的血雨腥風,片頭曲中白晝與黑夜的華府一一被呈現,除了白宮、國會山、賓州大道、中央車站以外,還能看到東國會山路、二戰紀念碑、Reflecting泳池以及尤利西斯·格蘭特紀念銅像。一切的一切都告訴你:歡迎來到世界游戲的中心。
  權力,欲望,野心
  某種程度上,《紙牌屋》是一本生動的美國政壇進階教科書。和頌揚“美國英雄”既定套路完全不同,它試圖掀開美國政壇的陰暗、冷血和無情。
  像大多數政治劇那樣,《紙牌屋》的主題是權力、野心——過度的權力、野心,正如主人公弗朗西斯·安德伍德說:“權力是古老的石頭建築,能屹立數百年。”安德伍德是眾議院多數黨領袖,他將沃克推上總統寶座,自己卻落選國務卿,極度失望和憤怒的他竭盡全力要維持自身強大的影響力。為達到目的,安德伍德掌握議員羅素召妓的把柄,從而控制羅素成了他手中的棋子;占有《華盛頓先驅報》女記者佐伊以攻擊政敵;和前新聞發言人雷米結成聯盟,操縱華府人事;就連自己的妻子克萊爾都被他利用為“公益的外表”。只可惜,當由利益結成的聯盟因為立場不同而發生矛盾時,他忽然發現自己眾叛親離……
  如果說較之普通意義上的政治劇,《紙牌屋》更著眼於激發野心的欲望來源,這種溯源式的敘事有些隱秘,但卻使得權力鬥爭中所有被扭曲的人性都可得到解釋,也相應得到同情。更重要的是,《紙牌屋》全篇聚焦權力,但無時不暗示“權力”二字的無力和空虛,正因此,妻子克萊爾人到中年會產生女性角度的迷惑,議員羅素在角逐場上會有來自良心上的猶疑,安德伍德心狠手辣令人生畏,卻又總被更大的權力壓制,活得光鮮卻局促,雖然運籌帷幄,但其實也時常受人擺佈或利用或背叛或拋棄。這使得《紙牌屋》在氣質上完全區別於《白宮風雲》和《新聞編輯室》,它才是十足的批判現實主義。
  一堂政治科普
  《紙牌屋》的好看緣於其厚實的劇本基礎。小說的作者邁克爾·道布斯曾任英國保守黨總部的副主席,其關於英國國會的系列暢銷小說,取材於他本人的政治生涯。《紙牌屋》據說還受到莎士比亞戲劇《麥克白》、《理查三世》的影響——英劇的男主演也聲稱自己把在莎劇中體會到的情節帶入對《紙牌屋》主人公的角色揣摩中。1990年英版播出時間正是撒切爾夫人下臺之際,保守黨黨首選舉前兩天(英版劇情正是從撒切爾夫人下野講起的)。據說當時要求競選團隊一律不准看這部劇,而大部分看過英版《紙牌屋》的觀眾都產生了“對政治的幻滅感”。
  也許正是來自文學和政治的雙重養分,使得《紙牌屋》並不是坐在沙發上一邊刷微博一邊吃薯片就能看出個所以然的劇。對於中國觀眾而言,《紙牌屋》更像是一部美國政治科普紀錄片——它通過一個眾議院民主黨“黨鞭”的上位史,將美國白宮的屋頂徹底掀開,上至總統下至議員的精明算計、人性醜惡、骯髒交易都被暴曬在陽光下,同時,它也讓觀眾清楚地瞭解到美國政壇的醜聞和八卦是如何出爐的。
  【延伸閱讀】
  高洋:美劇在中國的流行源於創造“真實”和“理想”
  2014-04-15 09:15:01
  新華網新加坡頻道4月15日電(記者 李小雨 實習記者候冰琪)新加坡管理大學—復旦大學治理和發展國際論壇近日在復旦大學舉行。新加坡管理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助理教授高洋在論壇間隙,就自媒體對中國的影響、美劇在中國的流行等話題接受了新華網新加坡頻道記者的專訪。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新加坡管理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助理教授高洋接受新華網新加坡頻道的記者專訪。實習記者 胡倩攝
  記者:我們看到,自媒體今天在中國正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您怎麼看待這種新型社交媒體在中國的流行?
  高洋:自媒體是一個新的交流平臺。在中國,我覺得它最大的作用是給了不同學歷、不同生活背景和各行各業的人一個非常開放的平臺,讓大家對社會、對世界的瞭解不再依附於傳統媒體。傳統媒體比如說報紙、《新聞聯播》、包括後來的說新聞節目、脫口秀節目,這些節目雖然越來越開放和豐富,但它們都是出自受過專門訓練的媒體人士。而專業媒體在運作過程中,出於各種考量,會站在官方的角度來講這些故事。相對來講,自媒體實際上開闢了一個比較草根的媒體平臺。
  例如說,任何媒體在報道一個事件的時候都有很多新聞要素要顧及。而傳統媒體和自媒體所關註的點可能會非常不一樣。所以同樣的一件事情,不同的人來講這個故事,講的版本不同,大家得出的結論也會不同。從這個意義上講,新型的社交媒體可以開闊廣大用戶的視野,讓他們對社會有多層次的瞭解。
  記者:您怎麼看待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之間的關係?是一種互動,還是一種競爭?
  高洋:有一些傳統媒體沒有觸及到的事件或新聞,由於自媒體的關註,傳統媒體也會去關註和報道,並可能會由此推動一些政策和法律、法規上的調整。可以說在社會前進的過程中,自媒體和傳統媒體共同起到了一個推動作用。
  舉例來說,近兩年很多事情傳統媒體一開始出於各種考慮沒有報道。而有人在網上發的關於該事件的某一個帖子可能就會引起很多人的關註、討論和轉發,這個時候就會促使官方媒體作出某種回應。因為如果你沒有一個官方詮釋的話,網上可能會流言四起,而這往往是官方更不願意看到的。從這個意義上講,自媒體與傳統媒體間有競爭也有互動。
  記者:我們看近年來很多美劇在中國很流行,比如今年在中國很熱的《紙牌屋》。由於中美間的文化差距,美劇可能不會讓中國觀眾產生那麼多思想共鳴,但確實在中國受到很多人的推崇和喜歡,您怎麼看待這種現象?
  高洋:中國在2007年的時候,從數量上講,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電視劇生產國了。那個時候中國的電視劇年產量是500多部、將近15000集。這麼大的產出量,也有很多相當不錯的劇,再加上韓劇、日劇也在中國很流行,所以美劇前些年並沒有正規的進口,直到最近才有一些商業視頻網站開始購買版權。
  早在十年前美劇剛開始在中國流行的時候,美劇迷的選擇並不多。《老友記》和《欲望都市》大概是最紅的兩部了。但很快地,越來越多的美劇開始在國內的網絡上“火”起來。我做博士論文的時候就很好奇,為什麼美劇在中國這麼紅?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志願者”花時間跟精力來做字幕,不取分文,還熱情滿滿?2009年我回到北京跟來自不同學校的80多位大學生做了訪談。大家都給了我喜歡美劇的各自不同的理由,但是每個人都提到的相同一點就是:美劇很真實!這個理由乍看之下很奇怪:你說《老友記》哪裡真實,《緋聞女孩》哪裡真實啊?很多都是明顯搞笑的。所以我就一直在想,大學生所說的“真實”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們知道,“真實”直譯成英語就是“real”,但是電視劇是基於編寫的劇本拍攝的,所以我在研究它所謂的“真實性”時,就著眼於兩個層面。
  首先從劇的本身來看,作為一個文化的文本,它的真實源於兩方面:一個是故事,豐富多彩,什麼樣的題材都有。國產劇里一般看不到罪案劇、律政劇,醫療劇也很少。美劇裡面這種類型的很多,而且拍得活靈活現,在細節上也很真實。很多敏感的題材,比如你剛纔提到的《紙牌屋》,有關政治黑幕之類的都敢寫敢編,人們就喜歡看這些,覺得很刺激;另外一個方面是人物的真實性。美劇的人物層次特別豐富,常常沒有很明顯的英雄和反派人物,很難看到純粹的好人和壞人,大家都有“人性的污點”,這讓觀眾更容易產生感情上的共鳴,從情感上講就覺得很真實了。
  我曾經採訪的一些女孩說,美劇里有的角色是社會名媛,我們大部分人可能不會和她有共鳴。,但是她生活中的一些經歷,比如對於“我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或者“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這類問題的思考,以及成長過程中要經歷的所謂“成長的煩惱”,很多年輕人卻可以產生共鳴。
  說到人的本真性,第一個方面是“我”作為一個人,“我”可以自由地表達自我;“我”在跟你交往的過程中可以有話直說,可以做最真實的自我,不用遮遮掩掩;第二個是質疑權威的勇氣,“我”可以對它提出各種各樣的疑問和挑戰。“我”雖然只是社會上的普通一員,但“我”有我的想法,“我”可以質疑你;第三個就是有夢想。不管“我”是一個多麼微不足道的人,但是“我”都有目標和夢想,比方說“我”要做成一番事業,想成為一個成功的人,一個對社會產生影響,能留下一些足跡的人。這三個方面是所謂“真實”的自我的一個定義。很有趣的是,我在跟中國大學生聊天的過程中發現,他們之所以著迷於美劇,就是因為他們能從美劇的主人公身上看到這些特質,而對這些特質的認同使得他們把這些角色作為了自己的偶像。
  比如《豪斯醫生》里的主角,他是個很怪異的人,也有很多地方不招人喜歡,但是他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又是一個很真實的人,他想什麼說什麼,不會在乎別人的面子。他是個有才華的醫生,可以治病救人,但同時他又對社會權威不屑一顧。從這個意義上講,作為一個虛構的人物,他表現出來的真實性讓中國年輕人特別嚮往。
  反觀中國文化,我們講中庸,講面子。身為獨生子女的80後和90後,從小就在壓力下成長。我自己也是獨生子女,經歷過高考,生活很辛苦,壓力也很大。所以看到這些能自由地表達自我,活得很張揚、灑脫的熒幕人物,就會覺得是一種釋放,會覺得我也可以做到這一點。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劇的真實並非對現實的還原,而是體現了年輕人自我認識、自我發展過程中的真實願望和理想。美劇的吸引力在於它提供了一個新的、可以用來參照的生活方式。這讓年輕人覺得,“我”可以有另外一種活法,可以活得很灑脫,忠實於“我”內心真正的願望。也就是說,美劇倡導的是:身份不是先天給予的,而是後天你可以經過努力而得到的。明瞭自己的願望和欲望,再朝著那方面去努力就可以有所成就。因此,中國年輕人在看美劇的時候往往會覺得,這是“我”真心想要的,所以這就是真實的。
  記者:您在美國的時候,看到國產劇在美國的推廣怎麼樣?美國看的人多嗎?
  高洋:不太多。但是有一些美國人喜歡看中國的武打劇,像早期的李小龍(當然李小龍是美國華人),後來的李連傑、成龍,大都是香港那邊拍的。他們也是從網上下載下來看。我有一次在亞特蘭大開會的時候,看到一個美國人坐在公車上看得很起勁兒。韓國的流行音樂美國倒是有一定的市場,但大陸的還很少。
  【延伸閱讀】
  美劇《國土資源》將翻拍成韓劇?講述朝韓諜戰(圖)
  2014-02-20 16:51:01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藝人金南佶將出演韓版《國土資源》(韓國enews24網站截圖)
  人民網2月20日訊 據韓國enews24報道,韓國Star J公司引進美劇《國土安全》版權,將其翻拍稱韓國版。目前該劇處於製作初期階段,已確定由韓國藝人金南佶主演,將主要講述朝韓諜戰。
  韓國OSEN報道稱,韓國Star J公司買下了以色列劇集《戰爭囚徒》的版權,準備將其翻拍成韓國版,《戰爭囚徒》也就是美劇《國土安全》的原版劇集。韓國藝人金南佶經紀公司20日證實該劇有金南佶出演,但尚未有具體製作計劃,處於初級階段。(劉融)
  【延伸閱讀】
  美劇劇組裝“喪屍”惡作劇 地面伸出手路人驚散
  2014-02-08 09:58:17
  化妝成“喪屍”躲在排水溝中的演員們。
  中新網2月8日電 據外媒報道,美劇劇組《行屍走肉》工作人員近日在紐約聯合廣場上對路人進行了惡作劇,一群人躲在馬路的排水溝中,扮作“喪屍”從地面伸出手,驚嚇了眾多路人。
  近日,這個惡作劇的視頻被放到網上,視頻中可以看到不少路人尖叫著逃跑,但也有人淡定地離開。
  畫面中,當有路人從排水溝旁經過的時候,惡作劇者不只發出痛苦的吼叫,還將沾滿“鮮血”的手伸出地面的圍欄,企圖抓住某個嚇壞的路人。
  而當路人看清究竟是誰在馬路下麵的時候,則通常會放鬆地笑起來。
  據報道,視頻中還拍攝了工人連夜製作道具,以及扮演“喪屍”的演員進行準備工作的畫面。此外,視頻中還看到,最先接近這群“喪屍”的是一個小女孩,但最終演員們選擇了不去驚嚇這名小女孩。被埋伏在排水溝中的“喪屍”驚嚇到的路人。“喪屍們”伸出沾滿“鮮血”的手驚嚇路人。被“喪屍們”驚嚇到四處逃竄的路人。
  “喪屍們”最終選擇不去驚嚇這個小女孩。  (原標題:韓媒:《權力的游戲》熱掀起全球“殺手文化”)
創作者介紹

abdyhnxyvx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